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我逃过了霸王逃过了姬,逃不过瞎几把写的你

我又要忍不住嘴欠了。。。

但是因为这次要举例子。。而且是还热乎的例子。。。作为一个怂逼,内心还是非常不安的。。。所以就不打tag了缘见!

其实我真的只是希望作者们多花个十分钟八分钟查一下资料,真的,并没有要求您非得欣赏姆们这快完球的皮黄艺术。。。好的我现在就进入正题。。。

话说有这么一篇蔺靖,“民国梨园AU”,萧景琰唱的是个什么呢?大破铜网阵。令人欣慰的是作者知道这是个武生戏!还知道这是个短打武生戏!……可惜您不知道这个戏一共两个半小时。。。。。。这是一出很大的戏!而且是一出无法演折子戏的戏!为什么无法演折子戏!因为好不容易白玉堂solo了!solo了十分钟就死球了!!!更重要的一点是!白玉堂!他!是!用!刀!的!他怎么舞出剑花来!他提着个剑唱“雁翎刀”吗!“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只把展昭念,卖了宝刀换把剑,只为与他早缠绵”,吗!至于白玉堂第一回出场的时候是跟在一老生后面根本没有开腔的机会这种小事情就不说了。。。总之您让萧景琰一个“名角”在茶楼唱开场也就算了…开场能不能选个短点的戏………

后来我就没这么绝望了。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到了一篇民国荣霖。许一霖唱了啥呢,梨花颂。好的,小青青,不是,梅葆玖先生泉下有知,一定肥肠欣慰了。“我鼓捣的新编戏出名了!我对得起我们家老头儿跟我六掰掰了!”。。。

顺便,空中剧院就有大破铜网阵,全出的。那时候姆们王璐哥哥还没退居二线,那时候郝仕鹏还瘦。。。

这一篇就这样语无伦次着吧。by一个酒后的耗。。。


评论(20)
热度(28)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