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东凯】毛竹

一个迟来的生贺,送给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祝喵每天都有小鱼干吃!

NTR预警,这回没绿张师哥这回绿的是老侯,作者没有节操只图一乐,看结局就知道了。

一、

这个村子靠山,别墅稠密,人口稀少。主要居民是空巢老人留守儿童,次要居民是一部分全职太太。剩下那少数居民,身份背景则呈现出多样化。

比如村东头那座盖起来有三四年的别墅,里面住着的两个男人。刚搬来的时候都以为是兄弟,后来才知道是两口子。男人同男人是不是也能结婚,这就有些超越了村里人的认知范畴。只知道后山一整片毛竹林都是那个中年男人包下的,有钱的很。年轻的那个偶尔跟着进山挖点笋,除此以外活动范围局限于村西的超市和村东的他家别墅。

再比如同样在村东头,年初新起的那幢别墅,里面住着的一个男人。看起来也有四十岁了,相貌好也有钱,但是人怪的很。一把年纪还单身也就罢了,从来不往家里带人也就罢了,人当壮年不工作还自称“钱挣够了退休了”也就罢了。最怪的就是村里所有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只有他的别墅是坐东朝西,北边那头紧紧抵着老侯家的别墅,空调外机都装不下,只能挪到另一头。

王凯在家里也从来不穿睡衣,各式T恤牛仔裤就是他的睡衣。到了晚上七点多,老侯在一楼客厅静音放着中央八台打电话,他就穿着T恤牛仔裤走到二楼阳台,打开灯,把洗好的其他T恤牛仔裤连同老侯的衬衫一件件晾起来。晾衣绳装的有些高了,饶是王凯一米八几的身高够起来也费劲,晾衣杆就靠在放绿萝的架子上,但今年以来他再也没用过,坚持踮着脚伸长了手臂把衣服挂上去,T恤都拽起来,露出一小段瘦而有力的腰。

靳东在阳台上关着灯抽烟,当然是在远离邻居的那一头。烟头那么一星点的火光,明明灭灭,不仔细看根本不会留意那里还站着个人,因此绝不会打扰到邻居。

换个地儿吧 


评论(20)
热度(125)
  1. 桃桃梦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妈呀,脑洞太棒了,看得我想磕头💋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