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梨园子弟五六事

 @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这是我对你的爱啊!


1.关于没钱怎么办。

刚买完房子那会儿俩人手头紧张,何鸣半开玩笑叹气说一霖呐,你师哥可能养不起你了你说怎么办。

许一霖回他,那要你何用?来来来你写休书与我罢。

何鸣悲愤不已,你们程派那火焰驹这么多年白唱了吗!纵然你师哥我的时运蹇,你也得去锦绣解簪环亲操井臼共百年啊!

许一霖说火焰驹都哪辈子的事儿了,自从学了就没唱过。我们程派就爱唱个锁麟囊,纵然师哥你的时运蹇,换衣食也够我生活几年。


2.关于男旦专场。

团里首次赴台演出效果颇佳,台湾剧团主动找到贾志国希望再次合作。贾志国一琢磨,上回联合演出看着台湾那位男旦演员萧景桓戏挺不错,正好也不拘流派,不如就跟许一霖搞个男旦专场。梅尚程荀四个流派,萧景桓来梅尚,许一霖来程荀,戏码就定天女散花、锁麟囊、失子惊疯和红娘。

何鸣听说以后,笑得一脸欠样。

诶,听说这回跟你搞专场的又是台湾那位啊。

什么“台湾那位”,你对人印象还挺深刻是怎么着?

我对他印象不深刻,他对韦天舒印象可深刻。


3.关于“台湾那位”。

要说这事儿还真不能怪何鸣八卦。上次联合演出,对岸贴出的是大陆已近绝迹的《绿珠坠楼》,选演两折。“炫珠”一折载歌载舞极为吃重,虽然翎子舞被何鸣背地吐槽“知道的是翎子舞,不知道的以为这剧院天花板脏了,心说嚯你们这儿打扫卫生的都勒头啊”。最后一折“坠珠”,演员要从四张桌子高处一跃而下,技术难度更高,颇见功夫。

可巧演出前一天,台湾那边的小生摔伤了腿没法上台。贾志国心说复活老戏这是个好事儿啊,就跟韦天舒说这里头小生戏份不重,要不你来。

没想到下台以后,萧景桓拉着贾志国足足夸了韦天舒半小时。据“当时正好路过”的何鸣同志透露,主要内容包括“扮相英俊”“气度风流”“我演过很多场绿珠坠楼,炫珠的时候从来没有哪位小生演员像韦先生这样,不等戏不抢戏,所有的互动跟表演都恰到好处”……

何鸣模仿的时候一口台湾腔惟妙惟肖,许一霖瘮得不行,说把你那肉麻劲儿收收,怎么这么能添油加醋呢。

何鸣一脸委屈,是我添油加醋吗?我跟你说光“扮相英俊”“气度风流”他来回说了能有不下十遍!


4.关于演出的时候卡司有多重要。

萧景桓心里很是郁闷。

干嘛非演失子惊疯?!一个大女主戏演起来有何意趣?!要秀功夫不能虹霓关吗?!

思来想去,还是委婉地跟自己团长表达了一下意见。说觉得失子惊疯太过常见,演的必要不是很大,最好能换成武旦戏,也好让专场唱念做打齐全。

团长想了想,说那要不演棋盘山?

萧景桓心中一喜,我演窦仙童,就点名让韦先生演薛丁山,这当然好啊!

再一琢磨发现问题了。

一演棋盘山,就得再找一个刀马来演薛金莲。照这边剧团的番位,那必定是徐妙春无疑,那还了得!

惨痛的教训就在眼前啊。去年自己师姐跟大陆剧团演坐楼杀惜,配戏的麒派老生的夫人是位老旦演员,本来已经多年不上场了,那回不知道为什么,主动请缨要演阎婆。

废话,亲媳妇儿看着,能不杀吗!


5.关于老戏复活之意义重大。

萧景桓回过味儿来,赶紧和团长说棋盘山演出阵容过于庞大,不适宜专场演出,您看虹霓关怎么样。

团长跟贾志国一说,贾志国犯愁了。既觉得虹霓关复活意义重大,又觉得梅程荀里夹个王派怪别扭。

最后达成共识,这回还是先演失子惊疯,下半年继续联合演出,就搞老戏复活专场。

萧景桓心想,看来也只能如此。没关系,下半年先演虹霓关再演后部玉堂春,韦生啊,有一句衷肠话你听我言讲,我与你做夫妻地久天长。


评论(13)
热度(58)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