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梨园子弟四五事

这一更基本都是业内梗。。这么说似有不要脸之嫌但是作者确实主要是自娱自乐。。不是我不注释,主要是注释了怕被演员朋友们打死。。

1.关于大师姐。
程派一贯是个血雨腥风的流派,许一霖的老师去世多年,师门忽然出现了“大师姐”之争。
排练间隙何鸣毫无形象地叉腿坐在地上玩手机,玩着玩着忽然一脸生无可恋地抬起头来:“一霖哪,你师父以前到底怎么说的,一刷微博全是你们程派,我都毛病了,吃个丸子都想唱'有鱼丸和肉丸光华灿烂,猪肉丸鸡肉丸样样俱全'我。”
许一霖说怎么就你话多呢!不过我不记得师父说过谁是大师姐,倒是记得有一句话她老人家常跟曼春师姐说。
什么话?
曼春呐,你可长点心吧!

2.关于事故buff。
郭骑云同志,人帅戏好,宽肩窄腰,有嗓有调,觉悟亦高。总之就是哪儿哪儿都好,可惜运气不好。每次演出必出事故,还都是砌末出事儿,什么翎子折了枪头飞了,诸如此类只能用倒霉解释的意外。
这天贴了《金钱豹》,洞房一场威风凛凛一亮相……就把床帐带倒了。台下一片惊呼,好在小郭同志身背事故buff已久,心理强大丝毫没受影响。
下了戏杨帆倒没说什么,第二天早上把郭骑云叫住了。
骑云呐。
诶,师父。
为师夜来忽得一梦。
…师父您说。
梦见你啊,演了旦角儿了,戴了满头亮晶晶的头面。
那不是…挺好的?
是挺好的,就是一亮相啊,这水钻哗哗就掉了一地。

3.关于谁是官配。
跟兄弟单位合作演出杜派名剧《谢瑶环》,袁行健自然韦天舒,谢瑶环按理说也该是徐妙春无疑。谁知道徐妙春张口就说,这回我傍我师妹,我来苏鸾仙。
美女师妹自然感激无比。何鸣却咂咂嘴:“啧,还是师姐心机深。”
许一霖不解,何鸣说你记得师姐跟韦三牛是排什么戏在一起的吗?
记得啊,《红娘》,师姐头回演花旦。
这说明什么知道吗?
说明什么啊?
说明韦天舒,他就喜欢做媒那个。

4.关于为什么离婚。
郁青青离婚以后外界猜测纷纷,有猜一方出轨的,有猜因为钱的,总之猜什么的都有。
何鸣跟她熟起来之后,终于也忍不住八卦的天性,仗着人把他当弟弟,壮了壮胆儿问:“姐啊,你当时到底为什么跟那谁离婚,不是听说他当初追你追的挺辛苦吗?”
郁青青犹豫了一下。
我说是因为艺术你信吗?
…他不票友吗还不能理解你的艺术?
不提票友还好,一提这茬郁青青激动得恨不能撸袖子:你见过他票麒派吗!你见过扯着嗓子爆着青筋票麒派的吗!那是麒派吗!那是裘派!
…说白了您就是不待见花脸呗?
差不多吧。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跟梁仲春在一起。
怎么又扯上他了?
如果非要选择嫁给花脸,我希望能选一小的。







…你们知道我有多珍惜@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吗!

评论(33)
热度(48)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