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梨园子弟三四事

一些注:风骚旦也叫刺杀旦,现在一般说后者,可能因为听着好听点儿。戏叔就是潘金莲勾引武松,借茶是张文远阎惜姣勾搭成奸那段儿。

1.关于跟隔壁团武生的互损。
杨帆总嫌弃何鸣一老生整天贴什么武生戏,说你这抬腿都不稳知道吗,失空斩我都怕你从那桌子上掉下来。
何鸣说没办法,我嗓子太好,不像某些武生同志啊,演个金钱豹,嗓子就跟头天黄鼠狼子吃多了噎着了似的。
杨帆贴了战冀州、赚历城、战马超三折戏,何鸣说嚯,您这是全本儿马超是怎么着?
战冀州一折三个僵尸,台下掌声雷动。下了戏了何鸣跟到后台,杨帆老师您这可太厉害了,我来不了这个。杨帆说回头小何老板再夸我的时候麻烦微信,我好截图留念。何鸣说我这不是,跟过来看看您把自个儿摔成僵尸没有啊。

2.关于专场该叫什么名字。
何鸣跟许一霖没费多少劲儿就定下了专场名字,就叫“京生何许”。何鸣沾沾自喜,看这名字起的,飘逸!有文化!
韦天舒特不屑,许一霖是生行吗你俩就“京生”?按你俩行当明明该叫何许生蛋,生何许蛋!
何鸣想说,不如叫许生何蛋呐。看了一眼许一霖,忍住了。

3.关于武生跟刀马到底能搭什么戏。
(他们团编剧说这你得问高晓松去。)
杨帆辗转反侧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了好几天,觉得还是不能听自己那徒弟的,理由是郭骑云以前学的是武二花,这么多戏里哪个花脸有HE的对象!
于是第二天一早又跑去看人排练。寻着个空,拉着郁青青说,郁团长你看,我也学过昆,什么时候咱俩演个戏叔呗?
郁青青一挑眉毛,戏什么叔,我又不是风…啊不是,刺杀旦!
梁仲春在一边笑得特别得意,那是,就算人是风那什么刺杀旦,那也得先跟我演借茶不是?青青啊来你那铁观音给我喝一口~
杨帆冷笑,借吧,借完就活捉。

4.关于搞对象为何困难重重。
杨帆见天儿往这儿跑,何鸣实在看不下去,悄悄拉过他:
你知道郁青青为什么不待见你吗?
杨帆摇头,我琢磨半个月了我。
何鸣说,你看这个信息化时代啊,不百度不打听,杨帆老师你就输在了起跑线上了知道吗。因为你长得特像她那前夫!市局刑警队王天风,嗓子也不大好,平生就好爆着筋票个麒派,后来离了,没两年跟一女同事,叫叶玲,在一块儿了。
杨帆一听,这我不是彻底没戏了?
何鸣说你也别太绝望了,你头发比他多。

评论(16)
热度(62)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