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校注版

群主辛苦辛苦!大家都去B站看安非老师传的视频(打的tag)呀!

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啊,真不是为了黑,主要还是欢乐。。做几个梗的注释说明。。。




1.马派吐袜子:来自一位友人对马连良先生吞字和嗓音时有含糊的形容,“嘴里塞着袜子”,结合我自己的嘴贱,为大家总结出一个朗朗上口的老生流派特点口诀,便于初入门的爱好者迅速分辨唱腔:“麒派哑,言派卡,马派嘴里塞着袜”


2.天津坐宫叫小番:谭富英,可参考这篇文章


3.五音连弹刘备忘词:上京李军老师,出处可搜b站5635646,救场的是陈少云老师


4.战太平镣铐流派:上京蓝天同志口述,原话是李派的铐恨不得能缠头裹脑(貌似李派手铐中间是活扣,不确定)


5.在孙毓敏家嗑瓜子:陕西团李素萍同志,表演风格可见现代京剧雷雨,b站5618464


6.战宛城甩盔:上京王玺龙同志


7.挑滑车曲牌没唱全:上京傅希如同志。这里说一下,挑滑车这戏至今我就没看过有人唱全还不喘的,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青年演员,还是要争取努把力,老先生们写这曲牌的时候不至于唱不全吧,再借用友人的话说,“要慈禧太后生日堂会让你唱,你还能唱不全?”


Smalt-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格式懒得搞了就这样吧…基本上已经和同人没啥关系了,就是借许一霖之口进行夹带大批私货的吐槽。所有的黑和爱基本都属于上京,所有的嘴欠都是lo主的锅,所有的可爱人设都是@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的功劳。

如何评价青年老生演员何鸣?

如题。
 
孤与你同偕老地久天长
程派男旦,国家一级演员。京剧的盒饭我愿意吃一辈子呀
 
谢邀。能跟小何老板在同一院团共事是我的荣幸。
其实这个题目本来想从流派开始本本分分回答的,但是过来看到的第一个答案就是“无腔少调,毫无马连良先生半点神韵”,顿时就又按捺不住吐槽之心了——毫无马先生什么神韵呐,嘴里含袜子的神韵吗?
话说的有点过了,其实并没有辱没老艺术家的意思,纯粹是想嘈如今票友界——主要是老生票友界——盛行之“拿着两张老唱片就要血溅梨园”风气。言必称1935年现场1946年实况,对新生代演员那叫一个嗤之以鼻——说的好像您亲眼见过伶界大王似的!就某些老唱片那个音质您是怎么听出余味悠长的咱暂且不说,既然对民国京剧盛况了解至斯,不知您听没听说过某位名伶在天津卫贴坐宫连续两场叫小番没唱上去的事儿?是谁我就不说了。再者说了,新生代没一个入得了您法眼的,那您是指望余叔岩大师再世还是杨宝森先生复活啊?另,作为同行业从业者我也并不欣赏一些吃着京剧这碗饭还叹着梨园之衰微的行为。批判的眼光品鉴艺术之余,还是对青年老生演员多一点欣赏和鼓励吧。
好了说回流派问题。看到很多旁友们在答案里问,何鸣到底算什么派。其实这个一来比较难说清楚,二来也没有那么重要。《淮河营》《四进士》这些代表剧目他肯定是宗马的,但是《武家坡》显然宗余——“两军阵前遇代战,代战公主好威严,她把我擒下了马雕鞍”,反正就我目前搭过的这么多薛平贵看来,流水唱出奇数句这种神经病唱法是余派特有。。。另外这两年也可以看到他演出麒派坐楼杀惜等剧目。去年我院排《龙凤呈祥》,复活了南派“五音连弹”的演法,何鸣饰演乔玄,也是麒派路子。(这里插一句,正式演出的时候饰演刘备的演员忘词儿了,何鸣的救场也是十分及时和精彩的,大家不妨到空中剧院官网找视频一看。)作为武生老生两门抱的演员,武生他也学过厉派、李派等多出剧目,所以可以总结为博采众家之长吧。
但是话说回来,流派代表剧目的传承是一个方面,除此以外真的没有必要苛求某出老戏该走什么流派,乃至流于胶柱鼓瑟或邯郸学步。再说其实您也真的不见得弄得明白……举个例子,您知道唱腔做派有流派之分,靠旗还分流派您知道吗?要是连这个您也知道,那您可算得颇用心的观众朋友了。那您知道《战太平》里花云戴的那镣铐也分流派吗……
此外,很多名家也是在多个流派上均有造诣。何鸣同志的亲师父就是兼学马派余派呀!旦角里面,程派名家张火丁女士的开蒙老师也是梅程兼唱。
既然说到拜师问题……其实这跟之前说的血溅梨园差不多,就是总有一些人对师门无比看重甚至到了可以无视其他一切的地步,评价一个演员必先看其师承。我程门也每因王赵李新哪一位是程祖正宗、谁又是他们几位的徒弟等问题燃起战火。实际上这件事只要这么想就知道了:您总不能指着一个歌唱基本靠喊,表情只有瞪眼的花旦演员说,她好,她在孙毓敏老师家嗑过瓜子儿!
——花生也不成。
又扯远了。。。概括说来就是,何鸣师哥虽然显然也有许多需要改进或者进步的地方,但是总体上嗓音好学艺精,最可贵的一点是努力上进。就拿前两天我们俩搭的《战宛城》来说,为了排好这出戏我看了不少影像资料,当代演员里面除了我师哥就只有上京一位武生演员做了甩盔这个高难度动作了。说到上京,真不是答主踩别人捧亲友,就《挑滑车》这出戏,同样是两门抱的演员,同样是号称挑12辆滑车不喘气儿,上京某位同志几个曲牌就没唱全过一个。。。何鸣演的时候什么样看过现场的朋友应该都知道了。
最后再说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吧:小何老板早已告别单身,现在感情生活美满幸福,还望各位男青年女青年戏迷朋友稍加克制,哪怕一定要扑,也尽量不要嗷嗷往上扑……


评论
热度(105)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