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翻译]2014年5月赫芬顿邮报Viggo专访

戛纳对话维戈·莫滕森

记者Karin Luisa

 我与维戈·莫滕森在戛纳会面,探讨他在本周于此首映的利桑德罗·阿隆索执导电影《远征》中扮演的角色。对于维戈来说,接下这样一个隐晦影片中的角色有无困难呢?作为一部试验性电影,《远征》中所要表达的内容始终并不十分明晰——正如导演本人所说,他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们只知道该片讲述一位丹麦军官于1882年与他15岁的女儿一同来到巴塔哥尼亚,支援一支与当地土著交战的军队,不久后女儿便消失了,留下他一人独步荒原。他无休止地寻找着她,正如格斯·范·桑特电影《杰瑞》中的两个“Jerry”一样,徘徊迷失在广袤沙漠。

那么维戈是如何在这样一个高深莫测的影片中进入自己角色的呢?这一角色的存在似乎只是作为对人类生存境况的暗喻——那种不断找寻我们永远找不到的东西的境况。

“这并不困难,”维戈倾身向前,用他那双严肃的眼睛注视着我说道。“尽管面对这样一个存在主义的剧本,我对自己角色的认知也并不模糊。我饰演一位1882年的丹麦军官。我饰演的是一个北欧人,一位思想极为理性、总在试图找到合乎逻辑的缘由的勘探师和科学家。譬如在第一幕中,当他第一次和女儿一起来到这个陌生国度的时候,他就在竭力理解他遇到的那名军人所说的话;他提问,进而对于这些难懂的信息产生自己的认知,这是他做的第一件事。也是他之后对在沙漠中遇到的神秘老妇所做的事。那位老妇的出现并不合理。他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个老派的人。他还出身乡村。(所以)每当他无法理解时他就提问。也就是说我的角色和观众站在同一视角上,亦即,试图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与《堂吉诃德》十分类似,”与本片导演抽象而模糊的表达不同,他以一种清晰易懂地方式继续说道,“《堂吉诃德》也是既严肃同时又具体化的。”

维戈对于自己的表演有着非常明确的见地,这一点在本片中可见一斑。

“如果想要追求切实的、普适的东西,你必须尽可能具象化、细节化。必须赋予这件事相当的权重。作为演员,你的工作做得越具体,越有可能取得质的飞跃。19世纪,丹麦人曾分别于1848和1864年卷入两场战争。为了演好这一角色,我找来了1848年那场战争遗留下来的一套制服和一把军刀,以及一名曾役于这两场战争的士兵所获得的一枚双重勋章。这枚勋章具有十分的重要性。那个时代绝大多数人农耕为生,但通过建立功勋他们就可以摆脱整日与牲畜为伍的生活,这就是这些勋章的意义所在。”

但是维戈是否看出了影片中自己角色的进一步去向呢?片中不断重复提及的一句话就是:“是什么赋予生命意义,推动生命前行?”这位逡巡在荒漠中的军官最终去往何方呢?

“是的,他的确有更进一步,”维戈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之后的去向就藏在电影最后的情节中——他问出那个问题,‘是什么赋予生命意义,推动生命前行’,然后自答,‘我不知道’,并微笑起来。他接受了他无法操控这一切的事实。”

那么在那段幻觉丛生的沙漠旅途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军官遇到的老妇,是他穿越了时空的女儿,抑或是随便一个女人,还是……?

“她可以是一个梦,可以是那位女儿,甚至也可以是一条狗的梦。这无关紧要。”

戛纳的观众似乎也觉得无关紧要。他们在这部情节仿似还未充分展开、在一个亟待解释的情景(我们怎么突然就到了一所房子里了?!)中落幕的影片结尾处热烈鼓掌,好像不仅接受而且十分崇拜这场存在主义的探险,无论其中虚实几何:这场探险被当作人类徜徉于时光长河这一事实的一种升华体验。鉴于阿隆索之前的一些电影作品被斥为“矫揉之作”,这样的观众反应的确出乎意料。

“这部影片并无矫揉造作,”维戈甚至比我刚刚采访过的本片导演还要激烈地阐明看法,“情节一环扣着一环。利桑德罗的思想与诗人塔可夫斯基具有完全相当的革新意识,后者口头吟诵诗歌,而他吟诵视觉的诗歌。”

维戈对本片制作的参与不止限于演员,他还与利桑德罗合作,帮其挑选配乐。“利桑德罗告诉我他希望不同场景之间有所停顿,我说那你应该去听听‘桶头怪杰’布莱恩·卡罗尔的音乐,非常奇异,可以用于转换节奏。恰好我与布莱恩有私交,我曾经跟他合作过。”他还与这位阿根廷导演讨论片长,当然,用的是西班牙语。维戈的童年是在阿根廷度过的。

这还是我的专访中第一次遇到跟导演如此英雄所见略同的演员。

“哦,不过我跟其他导演也能达到这样的默契,”维戈平静地说,“就比如大卫·柯南伯格。我一直尽力与导演保持协作,我们能够彼此理解的话会有助于我的发挥。”

维戈曾与柯南伯格合作过两部影片。那么这次出演一部低预算电影对他来说又是怎样的感觉呢?

“本片的预算?”他说,“电影有多大预算、有多少工作人员都不重要——你与镜头的关系是不会改变的。事实上投入成本越高的电影反而越难于其他同类电影间脱颖而出。大制作电影的投资方会希望其投入回报有所保障——使用大牌演员也好,票房公认不错的导演也好,或是之前很卖座的故事设定也好。一旦落入这种俗套,想要使电影突破时空限定、选材卓然拔群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利桑德罗现在所尝试的一切,你将难以望其项背。

但是维戈同时也坦承,部分斥资巨大的电影——“比如《阿凡达》和《指环王》——都是十分有趣的。”

对于接演下一部电影,维戈是否有着独到的标准呢?

“没错,我是有自己的标准。我想接演的,是那种二十年内我都可以坦然直视并引以为豪的电影。”

 

评论
热度(10)
  1. Viggo Mortensen Fan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翻译!未经译者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欢迎各位一起来汉化viggo资讯,详情请见友情链接“运营说明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