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本朝异闻录-捉妖篇

三言二拍体。披着角色皮的rps,当rps看的话cp见tag,当原耽看也没什么影响。

​喜风月贼首逢异怪   贪欢娱道长遇真魔

歌曰:

丈夫只手把吴钩,欲斩万人头。铁石打成心性,撞着粉骷髅,都休。教你威赫赫豪杰,一怒使人愁,急煎煎,奔了奈何桥头。八荒四洲,走不得也,只为氤氲使者,簿上一笔钩。

话说自从混沌初分,凡世间万物,多有得天地之灵气而成精怪者。无论木石草芥,走兽飞禽,一旦感得灵气,即如通了智慧,能知冷暖,识羞耻,通人语,晓利害。再经修炼,脱得本壳,成了真仙,好不快哉!然发愿修炼者多,登列仙班者少,你道何故?原来这一等精怪,得了些山川日月的精华,修成些飞沙走石的法术,往往迷了本性,或者占山为王,涂炭一带生灵;或者为害一隅,专啖过路商旅。有那不吃人者,也常化作个把美丽少年,迷惑世人,床笫之间,舞弄法术,吸人阳气。诸般罪恶,就是堕了阿鼻地狱也不能赎得,况成仙乎!然而还有一类心地纯良的,专一修炼,不思害人,历数百载亦不能登仙,又是何故?这便是天意使然,命中没有仙数了。

如今就有一个这样的精怪,乃是本朝凉州府境内,一只黑猫成精。那猫儿诞下来,通体漆黑,主人家以为不祥,卜了一课,丢在山涧里。本来这狸奴天分平庸,慢说成仙,就是成精,怕也没有他的因缘。偏偏山涧多有乱石,石缝之间,滋生草木。山水木石,勾成一种精灵之气,那猫儿感受了,就此成精。他又心思纯善,不去惊扰旁人,只肯占据了官道岔路上一间没人的草庐,潜心修炼。

不料这草庐空了多时,阳气下沉,早引来个孤魂野鬼潜在此间。那鬼被他冲撞,本欲争个高下,谁知那猫儿也不知那里晓得的礼仪,连连道歉。那鬼见了好笑,荒郊野岭又没个旁的生灵做伴,猫性又阴,鬼魂可以相处得,因此竟留了他也在此处。原来鬼与精怪不同,是人的肉体瓦解下来的魂魄,不是个囫囵之物,因此不论修炼与否,都成不得仙。鬼魂因没了这个约束,往往大肆作怪。再若是蒙了天大的冤枉屈死之人,魂魄不肯往生,一点沉冤昭雪的执念,日积月累成怨毒,便是厉鬼之谓了。那草房里盘踞的鬼,本来也是阖家遭了大难,父母兄妹尽皆冤死,他走投无路,也投了水而亡,最易成了厉鬼。谁知他自家头脑通透,想出一番道理来:骨肉既遭横死,永远不能复生;再若为害他人,他人也屈死了,世间又多了厉鬼,岂不是冤冤相报,何时能了?因此不肯作乱。却又贪图玩乐,道是人生在世每多苦楚,不如做鬼自由,因而不去投胎,只在荒僻之处觅个自在。

然而鬼魂最不坚牢,久无活人阳气滋养,必定魂飞魄散。那鬼也是个风流的,生前好的就是男风。因此想出一个主意:过路之人,若是老弱糟糠,或者粗鄙丑陋,自然由他过去;若有他看得过眼的倜傥男子,就化了人形,痴缠一番,吸他些许阳气,尚不致伤人,再放他走去。那猫儿看在眼里,知他不易,也不去说他,自己不肯罢了。如此倒也相得,不知觉间,竟有三百年光阴。

这年冬日,天气奇寒,商旅骤然稀少。那草庐本就是个僻静的所在,如此一来更加不见人迹了。这两个妖物清静惯了的,此时也觉有些冷清。一日天气晴和,便都现了原形,栖在房顶上闲话。这个道,冷了这些时日,一个人影也无,竟还有些寂寥。那个笑他,你又不采阳气,竟也晓得寂寥?这个又道,如此天冷倒是好事了,教你害不得人。那个便道,你也忒痴了些,我不过趁人心智不坚,借他些心头热气使使,值些甚么?他也得了便宜,那里就是我害他了?那猫儿说不过他,便眯了眼趴着不语。那鬼又劝他道,你每日起早贪黑,修了几百年,也不见你修出个所以然。人气最灵,倘借得些,定有飞升,岂不容易?

也是合该有事,那猫儿平日被他如此这般劝得多了,从不在意,今日这一劝却有些不尴尬。原来他自发愿修炼,到今不多不少,恰有整整三百年。他一心虔诚,不会偷懒耍滑,亦不作奸犯戒;所用之功,倍于寻常精怪。争奈天资实在驽钝,连个法器也未炼成。幸而此间凄凉,再没有妖物来争夺,不然不待成仙,怕是要一样做了鬼了。眼见诸般苦心,都付东流,一些儿不见回报,不免丧气。那鬼一劝,正戳在他痛处,不由得竟动了心。

余篇: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5181840707170 



评论(14)
热度(106)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