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一位优秀的程派刺杀旦。张派小寡妇艺术研究专员。

朋友们这里有个西皮安利来尝一口吧求求你们了

笑死了,本来看冰老师辛苦卖安利想帮卖一个,看见评论里的六小龄童瞬间破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前几天写了个师父们故事的,讲讲原型好了。


张老师比王老师大一岁,戏院楼上京剧团宿舍打小翻跟头长起来的关系。都是梨园世家,俩爸都是武生。张爸是开宗立派了的,但是就一个独生儿子,本来不想让孩子学这个,但小张自个儿偷偷看偷偷学,十几岁的时候张爸教徒弟,一个动作怎么都做不好,小张主动说我来一遍,就成了。张爸这才觉得孩子有天赋,同意小张学戏了,也开始特别狠的练他。小张就这么十六岁进了京剧团。


小王倒是七八岁的时候就跟着爸爸叔叔学戏,文革的时候王爸下放到锅炉厂,剧团也不让唱传统戏了,小王十六岁,也就是小张正式开始学戏一年后,去当了文艺兵,在部队一呆就是九年。九年以后转业回了京剧团,因为会的不多,后来又去戏曲学院进修。


小张和小王在的城市是个京剧重镇,尤其是出武生的地方。小张不用说,有个创派的爹,自己当然也是跟着自家流派学,小王有过挺多武戏老师,其中一个特别有名的前辈泰斗,这个泰斗和小张爹住上下楼,一辈子不对付,三十多年没同台过,后来纪念演出,中间消息都得靠别人递话儿(这个演出还有个挺有意思的事,回头再说)。


但是小张和小王关系真的很好,小张是个纯武生,功夫特别好看,小王本来也学武生,后来嗓子回来了,又开始唱文的,最后走了文武老生的路子。八九十年代剧院复排了个新编戏,五十年代从一个传统戏改过来的,当时改这戏的两个主演就是互相不对付的小张的爹和小王的泰斗师父。复排的时候主演成了小张和小王,小王戏份多,还有唱,小张少一点,后来小张因为这个戏拿了梅花奖。本地也有个奖,俩人都靠这个戏拿了。


武生嘛,伤肯定很多。有一年小王演戏翻倒翅虎,摔晕在台上,五分钟没醒过来。后一年小张演戏因为台毯接缝绊倒,摔了脸,做手术把头皮都掀起来了。手术后两个月小张就在刀口上勒着头又参加比赛展演,还拿了奖。


后来啊小张和小王就变成了张老师和王老师。王老师后来又变成了王院长,成了张老师的领导了。两个人上节目,提到对方名字的时候总是不注意加称呼,但又非得加称呼,所以就经常出现“张xx(顿一下)老师”“王x(顿一下)院长”,这个(顿一下)有时候会在一秒以上。


王老师是个傲娇,总是喜欢什么“我倒是想唱观众朋友们愿意不愿意听啊”“这段儿昨天都唱过了,啊,还唱啊,你们愿意听吗”,王老师去教学生,自个儿慢悠悠哼平原作战,然后突然对着摄像的小姑娘“这什么戏?!猜对了给你们耍剑!”王老师还抽烟,上节目桌上摆着菜,一桌人就他吃的最认真,嘉宾在桌子前表演,其他人都定定看着,就他埋头吃菜,好容易不吃了,一桌人聊天,他挥胳膊去赶菜上的苍蝇!


张老师爱热闹,总爱给各地院团排大武戏,弄一堆水母一堆大鹏一堆各路英雄豪杰打架玩儿,角色有合适的当然王老师也要来演,还有各种合演戏,演出结束拉着手谢幕互相塞捧花就不说了。


王老师张老师和别的老师一起去外地演戏,主办方搞了个王老师的流派文武老生艺术讲座,王老师拽了张老师当嘉宾,可张老师既不是他那个流派的,也不是文武老生,也不知道都讲了什么。


王老师给一个文化项目演出录像,休息的时候张老师给他擦汗。张老师为什么会在呢,明明这个戏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嘛。


张老师收了个徒弟,收徒仪式很热闹,王老师在外地排戏赶不到现场,让自个儿徒弟送了花,还送了信。称呼省略了姓叫他【xx先生】,正文第一句,【张xx先生和我的相识带有浓郁的京剧家国情怀】,中间还有【我俩的友谊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兼程】。信念完了,仪式最后张老师开始感谢这那,连着感谢了四个院长(也不知道正的副的),最后连各种TV都感谢完了,才开始感谢王老师。说什么呢,【王x(顿一下)先生,是我的院长。】但其实那时候王老师已经退休,不再是院长了。


某年有个纪念日,院里要演折子戏,张老师有一出看家武戏,这个戏是五十年代张老师的父亲和其他人一起攒出来的,没多少人会,张老师不但自个儿演,还拉着王老师要他也演。理由很冠冕堂皇啊,院长要支持啊,电视台录像要感谢啊,纪念日活动要重视啊。王老师答应了,但这是自家流派戏王老师不会啊,只能现学现练,还只学了前半段的,显然也只有张老师能教他了。


还是这出折子戏,王老师有个徒弟,也会这出戏,张老师教的,到现在似乎都变成拿手戏了,嗯可能不光跟师父学,也跟师娘师父的发小学了不少吧。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38)
  1.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转载了此文字
    笑死了,本来看冰老师辛苦卖安利想帮卖一个,看见评论里的六小龄童瞬间破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

©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 Powered by LOFTER